宋词极简史:27首名作,唱尽大宋王朝319年!_柳永

宋词极简史:27首名作,唱尽大宋王朝319年!_柳永
宋词极简史:27首名作,唱尽大宋王朝319年! 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。 小楼昨晚又春风, 故国不胜,回忆月明中。 雕栏玉砌应犹在, 仅仅朱颜改, 问君能有几多愁?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 公元978年, 一杯“牵机”让李煜魂归鬼域, 只留下了“问君能有几多愁?”的拷问, 自尔后, 太多的文人都试图为他做出回答, 有人说他 “作个文人真绝代,不幸薄命作君王。” 有人说他“其所作之词, 一字一珠,非他家所能及也。” 有人说他“后主目重瞳子,乐府为宋人一代开山。” 是的,他虽做欠好皇帝, 却是一个好词人, 他以一己之力, 拓荒了宋词的一代江山。 – 01 – △《绣栊晓镜图》宋 王诜 《雨霖铃》 宋·柳永 寒蝉凄切,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。 都门帐饮无绪,眷恋处兰舟催发。 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。 念去去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。 多情自古伤离别, 更何堪,萧条清秋节! 今宵酒醒何处?柳树岸,晓风残月。 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美景虚设。 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! 《蝶恋花》 宋·柳永 伫倚危楼风细细, 望极春愁,黯黯生天边。 草色烟光残照里, 无言谁会凭阑意。 拟把疏狂图一醉, 对酒当歌,强乐还无味。 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 从柳三变到柳永, 从科场考子到白衣卿相, 他将词从朝堂官家写进贩子巷陌, 以213首词,133种词调, 一百多种创始词牌, 为今后的词人留下了一座词调的高山和宝库。 – 02 – △《五马图》宋 李公麟 《浣溪沙》 宋·晏殊 一曲新词酒一杯,上一年气候旧亭台。 夕阳西下何时回? 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。 小园香径独徜徉。 《临江仙·梦后楼台高锁》 宋·晏几道 梦后楼台高锁,酒醒帘幕低垂。 上一年春恨却来时, 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。 记住小苹初见,两重心字罗衣, 琵琶弦上说想念。 其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。 自古英雄出少年, 晏殊便是其间代表之一了, 14岁就中举授官, 终身都活成了别人家的孩子, 在政坛上他是人生赢家, 养个儿子却有点固执—— 十几岁就中进士的晏几道, 偏偏走上了有点“离经叛道”的路。 他尤擅写小令, 言语清丽,爱情又真诚, 日子过得有些声色犬马,中年落魄, 却也是婉转派词人的代表人物。 – 03 – △《槐荫消夏图》 宋 佚名 《浪淘沙·把酒祝春风》 宋·欧阳修 把酒祝春风,且共沉着。 垂杨紫陌洛城东。 总是其时携手处,游遍芳丛。 聚散苦仓促,此恨无量。 本年花胜上一年红。 惋惜下一年花更好,知与谁同? 公元1030年, 24岁的欧阳修成了进士, 或许大部分对他的形象, 还停留在那篇《醉翁亭记》 除此之外,欧阳修诗词相同写的很溜, 有婉转的“月上柳梢头,人约傍晚后”, 有豪放的“文章太守,挥毫万字,一饮千钟”, 他将民歌的写法融入词, 变得愈加生动。 – 04 – △《万壑松风图》宋 李唐 《扬州慢》 宋·姜夔 淮左名都,竹西佳处, 解鞍少驻初程。 过春风十里。尽荠麦青青。 自胡马窥江去后, 废池乔木,犹厌言兵。 渐傍晚,清角吹寒。都在空城。 杜郎俊赏,算当今、重到须惊。 纵豆蔻词工, 青楼梦好,难赋厚意。 二十四桥仍在, 波心荡、冷月无声。 念桥边红药,年年知为谁生。 《踏莎行》 宋·姜夔 燕燕轻盈,莺莺娇软, 清楚又向华胥见。 夜长争得薄情知?春初早被想念染。 别后书辞,别时针线, 离魂暗逐郎行远。 淮南皓月冷千山,冥冥归去无人管。 一个既能填词又能谱曲的词人, 他的《白石道人歌曲》中, 有17首自带工尺谱, 于今人而言,是绝佳的史料。 他不只多才,还多情, 爱着四分五裂的河山, 深爱清丽的词曲, 却命运多舛, 杭州城的一场大火焚去他的希望。 – 17 – △《秋窗读书图》宋 刘松年 《唐多令》 宋·吴文英 何处组成愁。离人心上秋。 纵芭蕉、不雨也飕飕。 都道晚凉气候好, 有明月、怕登楼。 年事梦中休。花空烟水流。 燕辞归、客尚淹留。 垂柳不萦裙带住。 绵长是、系行舟。 大宋朝, 有个词人被称作“词家李商隐”, 他便是吴文英, 写了宋词里最长的词牌名《黄莺序》, 全词共四片,240字, 而他终身写了三首。 他写的词有一种模糊的美, 读来还不知其意, 但许多诗句至今天也不过期, 虽有古意却不呆板。 而这首《唐多令》却是可贵的直白。 – 18 – △《寒江独钓图》 宋 马远 《虞美人·听雨》 宋·蒋捷 少年听雨歌楼上,红烛昏罗帐。 壮年听雨客舟中, 江阔云低,断雁叫西风。 当今听雨僧庐下,鬓已星星也。 悲欢离合总无情, 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。 公元1271年, 蒙古人建立了元朝, 八年后,崖山失守, 陆秀夫与他的小皇帝跳海自尽, 几百年的大宋王朝, 自此惨白谢幕。 当年的奉旨填词的词人们, 今天却靠写字糊口, 作为往昔“樱桃进士”的蒋捷, 再也无法支撑下去, 只能以词抒发, 对故国的思念, 山河痛失的悲恸, 对人生的一再思索。 三百余年的宋朝和宋词, 有富贵旖旎,有萧条凄冷, 现在,只剩下丝丝入骨的寒凉, 及至雨停, 那场归于宋词的梦也不得不醒来……